淺白色

文明其精神..野蛮其体魄.

一帆风顺.多么真挚的感情呀...

刘可忆:




《婉约少年已不再》

2002年的某天下午,一个满脸稚气的男同学对我说,给你推荐一首歌,你肯定特别喜欢。我佯装不屑又满怀期待的说,你就这么肯定是我喜欢的曲风?他信心满满的答,你肯定喜欢。不信你听听。

 

当时他在酒吧做调酒师,一回身就放了这首许巍的《九月》。果然,节奏感十足的吉他前奏一出来,我便大呼好听,再加上我钟爱略带沙哑低沉的声线,整首歌曲真是全中。后来他专辑中《曾经的你》《时光》《完美生活》《那一年》都成了我单放机里循环播放的曲目。

 

再后来,我们开始踌躇满志的为所谓理想各自奔波于不同城市,一别至今竟十二年之久。有时想想,忍不住要对时间这个小贱人暗暗骂几句,怨它总是魅惑无形,让彼时的我们都笃定时光尚早,不必惊慌。

 

此时听着这首九月,脑海浮现的竟是我们在课堂里追逐打闹的画面,那时我们也就十二三岁,不像现在的孩子这么早熟,还不懂得为情所困,只是把所有精力都用在了如何掩盖幼稚伪装深沉上。没事就抄写个戚戚然的句子,不明就里的觉着很有深意。

 

那时我喜欢抄《读者》上的世说新语,他喜欢抄《青年文摘》上的煽情短句。然后每次写作文的时候,他都和我比赛。不过天性啰嗦的我,字总是写的最多而且还很快,常被老师拿来当范文念,然后下课的时候他就会跑过来问我,那真的是你写的吗?我说是啊,怎么了?他就一脸幽怨的说,我以为是你抄的。

 

我又喜又气的争辩到,我干嘛要抄别人的,写东西难道不是自己有感而发吗?

他说是啊,但是你怎么能有那么多词呢?

我说放羊放多了,谁还踩不着几个羊粪球啊!

他又说那怎么会写那么快呢?我都要反复想好久的,

我说你有蹲厕所的习惯吗?

他一脸疑云的问,这和写作文有什么关系?

我说当然有关系了,我从来不蹲厕所的,都是什么时候必须去了才去的。这和我写作文一样的,这些话就在那了,不说难受,但是要没有,你给我一天也写不出来。他说好吧,虽然你说的有点道理,但是你的这个比喻有点不文雅。我说有些人天生柔若无骨,有些人就瞟肥体壮,我就属于后者,没办法,注定粗犷。

 

后来他推荐我看一些《席慕容诗选》,我知他想让我婉约柔美一些,可这个特质真不是我能改变的啊。但是直到现在,我都真心觉得席慕容的诗是非常美好的,无论是措辞,语境,还是情感态度,都让人在淡淡的感伤之余,对爱和生命更加的期待和珍重。后来我也推荐他看古龙的武侠小说,希望他能多一些侠义之气,而他总是无奈的说,古龙笔下的意境总是高深,人和物都看似无形,却又鲜明凛冽。个个身怀绝技,却都是孑然一身。

 

你看当时年龄加起来都不够我现在年龄大的两个小朋友,却探讨着文学,还常常怀揣一种无知者无畏的精神去写一些文字,然后带着求求你表扬我的心态拿给老师看,看的次数多了,老师终于忍不住了,给我们写了一句评语:少年不识愁滋味,爱上层楼。爱上层楼。为赋新词强说愁。我俩看着这评语面面相觑,心里琢磨着这是夸我们吗?隐约感觉着不像啊,那时的我们没有网络,没有手机,所以不能谷歌,后来安慰彼此的说,老师这小词写的,好像也不错呢。


虽说人不轻狂枉少年,但现在回头看看,就这领悟能力还敢写诗歌?真是让人汗颜。再后来我们分了班级,渐渐地彼此生疏。与其说是生疏,不如说是进入青春期的我们开始敏感多疑,最怕被同学说,某某在早恋。直到后来我中途退学,他才在留言本上写了长长的一段话,结尾仍然是那个时代惯有的标志:

 

祝你一帆风顺。 这四个字是写成一个字的。写过的人都知道。 

 

两年后也就是02年,我们才重新有了联系,但学生时代的小悸动早已消失不见。倒像是个老朋友,没事聚一聚。因为他做的是调酒师,都是夜班,白天休息的时候就坐公交车来看我,有时还赶上我不在,因为我们那会都没有手机也没有QQ,,有时碰见了,就一起说说上学时候的趣事。

 

还记得有一次他说,你知道吗,自打分班以后我觉得你变得特自傲,我都不敢跟你多说话。我非常惊讶的说怎么会给你这种感觉呢?他说,你每天都穿着暗蓝色的运动服,留着短发,在校园里独来独往,我说那不是自傲,那是自卑啊。他问你自卑什么呢?我说我也不知道,就是觉着和人格格不入,你看女同学都穿裙子,我却不喜欢穿,她们都爱听的甜歌我却不喜欢听,时间久了,我就觉得自己被扔在边缘上了。

 

他笑笑说,一群人当中,总会有一两个精神病的。这很正常。我说你这是在安慰我吗?他说彼此安慰吧,谁都会有这种不能融入大众的时候。你看我现在参加工作了,学校学的东西一点用不上,一切又好像重新开学,随时准备被社会考核。我说是呢。你看我在学校从来不穿裙子,现在参加工作了,工作装就是裙子,我没选择的权利了。

 

他说穿呗,反正挺好看的。我说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么直白的赞美人了,不像你一贯的婉约风格啊?他说人总会变的,有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。上学时爱看的的书现在都不看了,也从来不写字了,每晚为那些红男绿女们调配着各种的酒,看着他们与我年纪相仿,却觉得自己已经老了。倒是你还像上学时候一样粗枝大叶。

 

我笑哈哈的说只可惜现在是徒有其表了,你不知道在我依旧膘肥体壮的外表下有颗薄皮蛋一样脆弱的心,我现在拼命挣钱,就是为了将来能给这颗迟早被现实社会挤碎的小心脏,安上一个进口的支架啊。他说,你可别逗了,就你这样的拼搏再辛苦十年,也不过是能多买几瓶急效救心丸。呜呜,你烦人,把实话全说了。他忽然惶恐的说,姐,你正常点,你别学人家扮可爱好吗?我适应不了,我立马收起无辜,说你大爷的,晚上一起吃铁板吧。。。。

 

这样的说说笑笑大概有半年多,后来他留在了家乡,而我去了向往已久的帝都。前几年听别的同学说,他回老家娶妻生子了,但人好像变得沉默寡言了。如今我们都有了各自的网络账号和手机号,却没有再联系。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。又或许我们都不太想让彼此看到十年之后,各自的狼狈不堪。至少和我们在上学时关于未来的构想相差甚远。

 

其实我没有告诉他,这些年,我和他一样,上学时看的那些书早已不看,总觉得那些故事跟现实相比简直太矫情太鸡汤了,而且我也从来不写字了,但他推荐给我的席慕容我还是很喜欢的。

我也忘了问他是否还记得当年老师给的那条评语,如今我谷歌了诗的出处,知道了它后半句,我想,那个老师真是没有让我白白暗恋他那么些年,把我这后十年评语都写出来了:而今识尽愁滋味,欲说还休。欲说还休。却道天凉好个秋。

 

曾经的婉约少年啊,你是不是也早就知道了这后一句,却没有告诉我。

 

 

PS:附上歌词,

在这个九月的阴郁的下午,我想要离开这浮躁的城市,

我决定去海边看一看落日让秋日的海风使我清醒,

我想到昨天风吹动的夜晚,坐在我身边我所有的朋友

岁月让我们已变得沉默,没有人再会谈论明天

有一些希望和理想,总在心里是最美的旋律

可如今这真实的生活,却演奏着那纷乱的节奏

就好像战争这对手是自己,至少我现在已决不会逃避

那理想的彼岸也许不存在,我依然会走在那旅途上。

 


评论
热度(241)
  1. 梦之浮桥大梦初醒 转载了此音乐
  2. yes123大梦初醒 转载了此音乐
    刘可忆
  3. 小贱叨叨叨大梦初醒 转载了此音乐
  4. 八闽农家园大梦初醒 转载了此音乐
  5. 江大哥大梦初醒 转载了此音乐
    膘肥体壮的外表下有颗薄皮蛋一样脆弱的心,我现在拼命挣钱,就是为了将来能给这颗迟早被现实社会挤碎的小心

© 淺白色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