淺白色

文明其精神..野蛮其体魄.

是青春痘,还是疾病???

央屎记者:大爷您捡垃圾幸福吗?老人:啥?记者提高声音:您幸福吗?老人:我耳聋你大点声。记者声嘶力竭:您幸福吗?老人继续:再大点声!记者无奈离去。老人自语:早他妈听见了,累死你个鳖孙!拆迁的事你不问,拎个破鸡巴垃圾满大街问啥幸福?我83了还在捡破烂能他妈幸福吗
   

赵贵翁、赵七爷、康大叔、红眼阿义、王胡、小D们复活了。有的混入警察队伍,有的当上了联防队员、城管。披上制服兴奋得他们脸上“横肉块块饱绽”,手执“无形的丈八蛇矛”,合理合法地干起了敲诈勒索,逼良为娼的勾当。如果姓夏那小子在牢里不规矩,不用再“给他两个嘴巴”,令其“躲猫猫”“被自杀”“呕吐死”足矣。想想,这些下做的勾当儿怎能让鲁迅这种尖刻的小人评说?! 祥林嫂、华老栓、润土们复活了。他们依然逆来顺受,情绪稳定。那些“体格茁壮的看客们”复活了。他们兴致勃勃地围观那些“拳

打弱女”、“棒杀老翁”、“少年溺水”、“飞身坠楼”的精彩瞬间,依旧“颈项都伸得很长,仿佛许多鸭,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,向上提着”。哈哈,仅看客一类,被你伤害的人就太多了,因为中国人几乎都愿做看客! 鲁迅之所以滚蛋,是因为当今的社会不需要“投枪和匕首”,而需要赞歌、脂粉、麻药。正如陈丹青先生讲的“假如鲁迅精神指的是怀疑、批评和抗争,那么,这种精神不但丝毫没有被继承,而且被空前成功地铲除了。我不主张继承这种精神,因为谁也继承不了、继承不起,除非你有两条以上性命,或者,除非你是鲁迅同时代的人。最稳妥的办法是取鲁迅精神的反面:沉默、归顺、奴化,以至奴化得珠圆玉润”。 如果鲁迅赶上这个时代,对于“开胸验肺”、“以身试药”、“周公拍虎”、“黑窑奴工”、“处女卖淫”、“官员嫖幼”等一系列奇闻,又会写出多少辛辣犀利、锥骨入髓、令人拍案叫绝的杂文来,想想真是让人后怕,所幸这个尖酸刻薄的小人已不在人世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让我们彻底的赶走鲁迅,欢迎郭德纲,欢迎“小沈阳”,欢迎赵本山;让人们在开心笑声中忘却现实的不公和苦痛,在笑声中渐渐地麻木、渐渐地变傻 

 

评论

© 淺白色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