淺白色

文明其精神..野蛮其体魄.

『韶华』 幕城

陈亚墨的故事你不懂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一日· 幕城

你如果是第一次看见幕城这个词,你或许是有疑问的,但是相信你亦不会去关心幕城的含义,所以大家各取所需,相安无事。有时候他会天真地想,幕城就是一座城市,一座属于自己内心深处的城池,因为这里的每一处街道自己都可以畅通无阻,每一盏路灯他都可以毫无理由的披着它的光,只要他愿意。落下帷幕,独现孤城。

后来,他在新浪搭建了属于自己的城池,名曰— 幕城。在这里他得以藏锋,他也终于习惯了一个人,漫无目的在幕城黑色的街上走,静静地听歌,忘却所有,偶尔可以毫无理由的停下来,望着零碎的光,所有的一切都无所拘束和牵绊,幕城— 他心中的一座城池。

遇见南音,是在梦里,很少遇见她,因为很少可以安稳去睡,总是无可奈何面对空洞的黑色,记忆时现时落,像是大海,历经潮汐,涌出大片大片地记忆,散列在沙滩上,等待守梦人的拾取,只是太多太多,不堪重负,不小心落下一切,又化为乌有。

想起那时的幕城,那时的街灯,想起那个晚上那个公园的那株玉兰花树下,想起南音,想起曾经的他们和她们,那些香樟树下一起弥望地岁月,那些单车上一同穿过的黑夜和凌晨、、、、、、所有的一切,都恍若华丽的梦魇,单纯的没有一丝瑕疵,干净,明朗,可以释然而笑,释怀大哭。就像这座黑夜中的城市,在幕城中只有简单的水泥建筑,谈不上繁华三千,亦没有喧嚣,如此而已,很是简单。

 

二日·遐想

 

还有几天就是立冬,2012开始渐行渐近步入冬季,心底开始滋生许多遐想。

他一个人走在路上,上面铺满了叶子,还有一丁点的微绿,亦泛着属于这个季节的黄,想起东霓,想起那个繁盛的夏天,人民南路附近的林荫街,想起那些蝉声喧嚣的午后。他也还记得立秋后的第二天,大地仍是灼热地温度,而整个夏天,几乎都是在阴郁中度过地。厄尔尼诺总是让人心情也没有顺序的变化。

凉爽阴湿地夏天,灼热的夏天。树叶仍是选择在秋天里落下。或许,这也是一种宿命。正如果实,注定要在秋天里成熟,坠落。

而今已然入冬,他情不自禁地想念,想念离散已久还未团聚的他们和她们,东霓,西决,南音和北北。

嘈杂的公交上,居然放着五月天的《后青春的诗》.阿信那浑厚充满磁性的嗓音唱到:当烟雾随晨光飘散、枕畔的湖已风、乾期待已退化成等待、而我告别了突然、当泪痕勾勒成遗憾、回忆夸饰着伤感、逝水比喻时光荏苒、终於我们不再、为了生命狂欢、为爱情狂乱、然而青春彼岸、盛夏正要一天、一天一天的灿烂、、、、、、

本以为早已麻木,听到这里,心却沉重地疼了一下,突然想起曾经所有的一瞬间,那一瞬间,他们和她们牵着我地手说要一起走到永远。

那一瞬间,他们说好我们要在某一年某一天在某个地方许下心愿。

那一瞬间,东霓说飞机划过是她对我地思念。

那一瞬间,南音深夜里在电话那头说着誓言。

那一瞬间,姝君在他地面前倒下,然后整个世界顷刻间塌陷。

那一瞬间,西决北北各奔东西,然后彼此再也没相见。

那一瞬间,亚楠说一切都是云烟,离散永远都是最后的终点。

那一瞬间,亚墨自己说誓言都是有口无心;诺言都变成了谎言。

入冬前,万物凋零,唯有思念,涌现。

 

三日 · 无言

 

无话可说,知道说再多都已无力,那么,好吧他选择沉默。

 

四日 · 梦魇

 

夜里很晚睡觉,早上很早起床,总是失眠,一度崩溃。

最近总是做梦,关于死亡和孤独的梦境。

总是梦见一个陌生地女子,对我一笑,灿若桃花,然后,消失不见,留下绚丽的孤独。

曾经很多时候不知这样地梦境意味什么,但终于逐渐发现。

同时,亦感到冰冷。

生命中的她们,永远都是华丽地一瞬间。

只是偶然在一个偶然地时候偶然遇见,所有的故事都已注定了不能够唯美地结局!

 

五日 · 相信

 

姝君说,请你相信我,相信我们的感情,相信我说地,所做地,她在他面前执著地解释着。

我相信,我相信,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谁,我相信你所做地一切,他说。

可是,我开始不相信我自己,或者,我开始不再相信我自己正在相信的一切,你懂吗?

她默然,他亦默然。

 

六日 · 绝望

 

他转过身去,冰冷的说,姝君我们还是散了吧,我知道你这段时间很难受,我不想你心里有什么负担,我想我们还是各自珍重。然后一个人走开,只有他自己知道,说这话地时候,他的心,是真真切切的疼了,碎了。

他在内心一阵阵的纠结,心脏一次次达到绞痛。姝君为什么连你都骗我,为什么,所有的人都可以如此对我,所有的人都可以抛弃我,欺骗我,都可以认为我是一个卑劣倔强的男子,所有的人都可以如此对我,可是,唯独你不可以,我是如此信任和在乎你,我为你付出那么多那么多,可是,为什么,就连你也骗我。为什么。他无力地思索着。

他前几天在博客发表文章,写下了清醒纪·《湮灭》。长晴发纸条说,既然湮灭,何来清醒,他回复,话说,凤凰涅槃,浴火重生。很多时候,他怎么想的,别人不会知道。也休想知道,不然他就不是亚墨了。

就好比,他在给别人的博文写评论时,总是写下文艺风赏的字样。亦或是给别人发纸条的时候,总是喜欢写下,幕城文艺风赏;亚墨前来叩门!问安,之类的。乍一看,像极了群发,一次还真有博友在纸条中回复到,很喜欢你的博,希望不是群发。他只是选择沉默,不做解释,因为他是亚墨。

一切都只是代价,前世亦或是今生,这个世上,没有徒手而来的东西,一切都在冥冥之中在付出和回报之间权衡着,可是为什么,所有的付出换来地只是一场冷酷残忍的欺骗,让他立刻被孤立在那个诺言之外。

终于绝望,隐忍了太久,总是若无其事地对待让自己隐隐作痛地一切,总是一点一点的陷入失望,在失望中守候着希望,可是,希望的结果还是绝望。 

绝望的至极,就是狠,隐忍的至极,亦是狠。

不做任何解释,还是要选择离开或是从此不相见。

 

七日 · 背影

 

当他止不住回首的时候看见一地的落叶,正如这场爱情,相约在冬季凋谢。他没有一句话,她亦没有一丝语言,因为彼此都懂得,这场离散是注定已久的,那么,曾经的开始,也是一场美丽的错误,所以,无需在做任何多余的解释。

他踱开脚步,一步一步走开,安静,迟缓,他只能以此来掩饰他想要逃避的心情,他不想用这种匆匆的方式结束这场感情,虽然这种方式是一次自己对自己的残忍。

走到十字路口,他停了下来,因为知道姝君在他生命里最后的一个背影,将在这里消失,曾经深夜里莺莺软语,温暖彼此,现在却要别离,沦为最熟悉的陌生人,终于他停了下,转身再次回首。

身后没有了姝君的影子,只有硕大的空白,和他心里沉重的痛。

彩云之南,遇到爱。

幕城之西,终陌路。

陌生,只是残忍,痛的痛痛快快。

陌路,却是隐忍,痛的无可奈何。

那一刻,他终于明白,既然要选择离开,亦无需在意背影,一切,都已是多余。

 

八日 · 暴雨

 

一场暴雨,他一个人站在屋檐下,很冷。

想起曾经某个盛夏的深夜。

凌晨三点钟的光景。

昏黄的路灯。

潮湿微冷的空气。

他和她站在雨里,他为她撑伞,任由雨水打湿了他的后背。

她发现后倔强的要为他撑伞,他笑着不答应。

就那么彼此相拥,感受彼此的呼吸心跳,和体肤的温度。

而今冰冷的雨水,他一个人站在里面。

没有人倔强的要为他撑伞。

所以,他面临的不再只是一场暴风雨,还有他沉默的人生。

 

九日 · 冷漠

 

当一个人逐渐学会冷漠时,开始变得很少说话。

他亦无需要语言,所以,亦无需诉说。因为,再多的解释都以无力,那么,只好选择释然。简单的日子,他历经了沉重的痛楚,锐利的伤害,斩钉截铁。

毫无厌倦的听一首曲子。迈克杰克逊的《Earth Song》。喜欢那种发自肺腑的呼叫,倾诉一腔温柔的忧伤,虽然这首歌的歌词的本意是提倡环保,唤醒大家对地球的保护。

或许,只能选择这种方式沉寂,因为懂得一刹那的释然需要用永恒的东西逐渐洗去往昔,所以,唯有音乐和文学,适合他。

因为他们可以反复在生命中出现,他们不会在他生命里毫无理由的消失。

于是,他每天做用样的事情。写博文,听音乐,如此而已。

这个世界上,没有谁会给谁持久的温暖,所有的海誓山盟,信誓旦旦,都只是瞬间的感动。

一切,都如同一场华丽的梦魇,不会持久,所有都要醒来,空洞依旧。

终于懂得。。。

 

十日 · 飞蛾

 

深晚,敲字,一只虫子突然掉落。

打在敲击的键盘的无名指上,轻轻的一声,却让他的心,为之一颤。

在寒冬即将到来之际,这只飞蛾终于负堪不其生命的重负!

于是,选择结束,或是扑火,或是选择从某处光亮地地方,突然停止运动,然后在空中划出一道绝美的弧线,坠入死亡的黑暗,不做任何挣扎。

飞蛾扑火,也许微小,却是悲壮的。

 

十一日 · 弥恨

 

大街上再无羞涩的恋人,带着憧憬,美好的愿望。彼此牵手。

流动的孤男寡女都是大胆爱,甚至放纵爱。

行道树上微凉的风吃过,他一个人从这个他不应该出现的地方走过,耳边飘着恋人们的欢笑。哭泣,拥抱泪水。

那一刻,他突然恨姝君,说不出的恨,欲罢不能的恨,他恨她走了,都还让他心生牵挂。你们说他是真的恨姝君吗?

这天,他的手不小心,上裂了几道口子,因为开始学切菜,开始自己做饭。

伤口很疼。

突然很想很想她,不知为什么。

但那一刻什么也没有留下,语言亦或是文字。

只是瞬间在心底定格,那么,以此也可以做个留念,如此而已。

一个人去诊所包扎伤口,用了整整两瓶盐水,医生狠狠地挤出上口里早已凝固的血块,然后,浇上盐水,硬生生的疼,只是生生坚强的不肯吭一声,其实,他真的好像让她陪在身边,看着他疼出泪来。

只是,所有的都已变成空白,她成了过去,消失在了冬季的第一场雪到来之前。

 

十二日 · 释怀

 

再次听《Earth Song》。喜欢迈克这首歌带给人们的那种旋律婉转高亢的忧伤。

或许,早已习惯,冷漠的人往往是不需要语言的,人们在往昔的伤口里痛苦而又倔强的活着,无需别人理解,亦不需做任何解释,一直那么爱着并痛着。

夜晚很晚睡去,早上很早起身,一整天困倦在沉闷的房间。疲惫时偶尔望望天空,听音乐,写日记。

平静如水,只是,仍是要继续下去,正如,这场漫无尽头的等待。

知道已经注定是一场离散依旧的结局,仍是选择在过去的路上徘徊,孤美,无望。

他不懂得 做任何的解释。只懂得沉默,用沉默亦或是冷漠的方式诠释自己的执着。

他是如此倔强,倔强的让人心疼。

逐渐的习惯在别人面前倔强的笑,伪装坚强,但是,偶然的一个曾经熟悉的身影,或是抽屉里几页发黄的日记,变会叫他黯然神伤,突然安静下来。

他懂得珍惜所有,失去的,或是尚未失去的。

他明白所有所有的最后,都会是一场叫人窒息的结局。

也许无奈,但所有的一切,都注定要开始。 

所以,他的心终于在她消失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释然。

不再渴望感情,因为知道那是一种太不成型的东西,不会持久。

渴望简单的生活,例如,可以在某一天,一个人安静的背包旅行,活着,一个人写字,读书,听音乐,抽烟,喝酒,没日没夜的写作。累了的时候,拉上窗帘,关闭和阻止一切光亮,倒在屋里沉沉睡去。

也许单调乏味,但是简单美好。

这一年,他二十二岁,二十二岁的他已懂得不在奢求。

其实在二十岁之前的很长一段日子里,他亦懂得如何让一个人生活,也许,亦要懂得面对沉重的人生。曾有个网友看了他的文章,发纸条问他,为什么不再奢求。

他笑了笑,没有回答,只是问安。沉寂的心往往是不需要语言的,那么,亦无需诉说。

最后的日记中他写到,不想再拥有,是因为太害怕失去。

终于懂得, 终于释怀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陈亚墨微博:http://weibo.com/chenyamo继续阅读:「巅峰大赏 文艺复兴」高端纯文学年轻态、新锐文学视界 — — 文艺风赏 
评论
热度(8)
  1. Winnie137诚逸先森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淺白色诚逸先森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淺白色 | Powered by LOFTER